已無英雄。


請不要轉載,請不要轉載!
除了點文和賀文之外請不要轉載!


沉淪於all主角。
坑多少填。
全職、排球、天空侵犯、亞人、東京食屍鬼、HP、DRRR主坑
CP咱家初初@云墨初


戀遠距離愛。
黑月好ㄘ(

收起个人介绍
   

【伞修/微all叶】那年愚妄

*毕竟是伞哥生贺

*来虐吧


并不允许的那种狂妄,强大的吞没了青葱岁月。

离家出走这种事,是不想被知道,也不愿承认的。

但是,他最感谢的,却也是那愚眛。

曾经相识的意识,曾经的,不论是什么都好。

他都觉得好绝望。



【1】

"叶修!!!"黄少天喊。

"前辈一早就出门了。"周泽楷回答。

时间是早上10:56分。

国家队还未发现。



【2】

总觉得很痛苦。

也许该放弃,可是他无法。

再往上爬,就是他们第一次看夕阳的地方了吧。


雨夜总是下的撕心裂肺。

像是哭喊着什么,用力抓扯,命运的线牵起了两端,然后同时打结。

第一次相遇也是在雨夜,他想。


"诶。哥哥,那里有一个人诶。"小小的女孩说着,扯了扯身旁清秀男孩的衣角。 "现在这种天气这种时间还在外面闲晃的人没有好人。"苏沐秋回答。 "可是他到我们家门前了诶。"苏沐秋转头。

他开门。

命运总是这样习惯,习惯于被耍弄。而人却无能为力。

"你,你要进来吗?"苏沐秋鼓起勇气问。眼前被淋得一身湿的男孩跟他差不多大,黑色的发贴在有些苍白的皮肤上,隐隐的透出一些色气。

"谢谢....."

这是他们的相遇。

平凡无奇,却是令他最痛也最喜欢,紧紧抱着不放的记忆。明明会被狠狠刺伤,但他也不在意。胸前早已空得不像话了,痛不是什么值得害怕的事。

曾经温暖的发色,手心,握住的像是光点,火热烫手,却是最容易握住的。


那个雨夜真不是普通的淋湿。

或许连命运的花火一同浇熄了吧。


车道上的车停下了,人群停下了,救护车停下了。

他的心也停下了。


微微颤抖的触摸,有些失去力气。

然后眼睛失去光点,垂下。

苍白的手,垂下。

透明的眼泪,垂下。


他的心被撕裂了。

狠狠的用力的毫不留情的,鲜血淋漓的撕开的,满目疮痍。

眼睛的满眶的温热液体填满,模糊了一切。

包括雨夜,包括他,包括满地的鲜红色。




【1】

"叶修什么时候出去的阿~"' 方锐拖长音,无聊,又热,烦闷般的堵住了心口附近,或许有些不祥的预感,但是他真的不敢去细想。

"不知道。"喻文州回答,一脸黑气。

现在是11:32,国家队还不知道。



【2】

山顶上什么都没有。

灰蒙蒙的天空和一切。整个城市被迷雾包住,看不到光线。

看不到希望。

"呵....."叶修轻哂。

"明明今天是你的生日。"

"明明你头发的颜色就像夕阳一样漂亮。"

"明明你是苏沐秋。"

"明明该死的是我....."

眼泪一样的滴下来,每年的撕心裂肺明明已应该随着时间减缓许多,但并没有。

他随着时间的沉淀像酒一样越发香醇般的,沁入脾肺。

已经深深埋入骨髓,没入心底。

对于习惯性的思念,却已无可救药。




【1】

"已经很晚了。他是要回来了?还是不回来了?"王杰希已经无法专心练习。

他心底的不祥预感浓的似墨。

同窗外的夜色。

没有光线亮起。

并没有任何一丝光线愿意亮起。



【2】

雨夜。

果然又是雨夜。

他躺在被雨冲湿的马路上,鲜艳的颜色从身子底下漫出。

墨色里,终于多了一丝鲜艳的亮色。

灯一盏盏亮起。

是他用生命点燃的灯火。

明明只差一步。

就回到那个温暖的,有他们在的世界。

为什么,连蜘蛛之丝也不愿施舍呢?



【1】

"你好。"

"是,我是。"

".......等等。"

"你说什么?!"

"我立刻赶过去,哪里?!"

"市立医院吗,好的!"



"叶修出车祸了。"

"在医院。"



没有人愿意顾着夜色,或雨。

他们如同那年的他,一身湿的赶到了。



命运很早以前就已经定了,线团的缠乱无法顺开。

那哪是命中注定。

那不过是场玩笑。

最为残酷的玩笑。

是名为命运的玩笑。



【2】

"医生,病人失去求生意识!!"

"快急救!!"


躺在床上,身旁的声音一清二楚。

"沐秋。"做出口型,眼前突然一片光亮。


光亮的尽头是一片黑暗,那里却有一个身影。

有着他熟悉的笑容发色,与温度。


"沐秋。"他伸出了手。

"我来接你了。"苏沐秋微笑。 "你愿意跟我走吗?"

叶修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把手放上他的手。

两只手相叠,温暖的颜色漫开,眼前的人笑的温暖,一如记忆中的岁月静好。

"我愿意。"

像是结婚仪式。钟敲响,四周是一片温暖景色。

"真好。"

"我爱你,阿修。"苏沐秋牵起他的手一吻,像是落下什么温热的烙印。

叶修落泪。

"我也爱你。"



【1】

手术室的门开了,众人心急如焚。

"情况稳定了但是...."

"求生意志很薄弱阿...."



【2】

病床旁,刺耳的声音。

宣示著爱情。

"------------------------"


上一篇
评论(2)
热度(61)
©柚子酒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