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新較慢。
還是會繼續更新請放心♥

請不要轉載,請不要轉載!
除了點文和賀文之外請不要轉載!



這裡是改了名的鯨井
可以叫我阿井///
坑多少填。爬牆容易。

世界上最好的人是我CP
愛他<3!!!

收起个人介绍
   

【all叶】為君醉,會(03)

*是超久没更的坑!!

*OOC严重!BE!

*坑大慎入!




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苏沐澄。

"叶修哥!"她眼眶瞬间红了,奔进那人的怀里。

"抱歉,我离去太久了。"他轻声安抚着怀中泣不成声的人儿,手抚上她柔顺的发。"为什么要一声不响地离开?我好害怕你不会回来了,像哥哥一样留下沐澄,孤孤单单的一个人......"苏沐澄不敢再想下去,她怕,她真的怕了。" 不要想了。"叶修轻柔的盖住她的眼。"恩。"浓浓的哭腔一瞬间化作一个闷闷的字,叶修眼眸垂下,遮住眼里的千思万绪。

他知道,其他人不是这么好解决的。

那一双双炙热,像是要灼伤他一般的视线。

晖绝散了各家弟子,但是各家会长宛如脚下生了根一般定住不动,弟子们心照不宣。

晖决带着大家来到他的住处,那里宛如早知会有这种情形一般摆好酒席。叶修微不可闻的暗了暗眸色,浏海垂下遮住他眼底的点点星光。

周泽楷静静的看着叶修,张嘴想说什么却怎么也挤不出声音,他黯然,别过头。叶修眼角动了动,他不是铁石心肠,他知道他们的纠结他们的情意,但,他已无法给他们什么。

"如果能早点遇到,会不会.....?"叶修自问,但他却发现他完全都没有什么如果--要是没有遇见他,他大概也不会活着了。

***

众人入座,几个侍女端了几盘小菜与酒上来,不过每个人的视线都聚集在那身红衣上。"叶修?"晖绝讨好的问,叶修抬眸,眼睛在笑与不笑之间回荡,惹得众人心中五味杂陈。"师傅你想说什么就问吧。"他笑,手指漫不经心的磨着杯缘,晃得里头的酒溅起了浅浅的波澜。

"你这八年......"晖觉的话堵在喉咙里,其实他也猜到了,他只是希望其他人能......至少解开他的心结。但刚刚叶修看他的眼神,仿佛,就像是痛到要滴出血来。"没,没事。"晖绝饮了一口酒,但那眼神却像是刻在脑中一般,挥之不去,刺的他的心也好痛苦,宛如千支针一瞬间刺入。

叶修捧起酒,美好的手指映着青瓷,刺眼但又舒服的扎人,矛盾的情绪一瞬间袭来,众人被呛得无法呼吸。

韩文清尤甚。

他以为他是这群情敌里,认识叶修最久的人,但是就算这样的他,也不知到他到底曾经经历过什么,他到底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表情--好像正在思念谁一般,孤独又遥远的落寞表情。

人间处处是情痴,何来寂寞之解?

何来,寂寞,之解?

叶修自嘲,他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?应该是自他离开之后吧?

自他?离开之后....?

叶修的心宛如被火焚烧一般,又像千百只蚁啃噬着他的心脏,刀剐,片削,渐渐碎成千万片,叶修用力一低头,被浏海盖住的白皙额头冒出汗,秀气的眉用力皱起,他手指垂落,隐到桌下,手指因用力过度而泛白,深深的刺入肉里,但他好像毫无知觉。

一瞬间的事,叶修却觉得过了千万年。

喻文州眼神暗了几分,叶修低头的力度过大,相信众人都注意到了。他不解,但好像哪里不安的泛着酸,他举起酒杯,狠狠的灌下杯里香甜毫无涩味的桃花酿。仿佛这样心理的苦涩就能减缓一些。但灌下酒后,心里的苦涩伴着不甘好像更加滔天。

叶修迅速恢复正常。

他抬头,看见众人正用探询的眼光看他,心里暗叫不好。表面上仍风平浪静,他再次抬手,举取酒杯浅抿一口。

"千帆的手艺渐渐比不上千幽了阿。"

放下桃花酿,叶修嘴上染了几分酒色,更加引人遐想,泛着薄薄的光像在邀请亲吻一般,带点绝世的魅惑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。

"喔?千幽的手艺进步得这么快?"晖绝感兴趣的问,心里盘算着下次去探望两人时要不要带点酒喝。

"我说....."





---------------

唷,好像很长(笑
好想寫虐………QAQ
虐哭自己最好………

评论(5)
热度(36)
©鯨井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