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無英雄。


請不要轉載,請不要轉載!
除了點文和賀文之外請不要轉載!


沉淪於all主角。
坑多少填。
全職、排球、天空侵犯、亞人、東京食屍鬼、HP、DRRR主坑
CP咱家初初@云墨初


戀遠距離愛。
黑月好ㄘ(

收起个人介绍
   

【启红】应

“要说几遍才能把佛爷请走?“男子化上妆的脸孔妩媚,几丝柔情揉合在眼睛里,二月红戏唱的好,人也生的俊。

“你永远都请不走我的。”张启山摇头,眼神却直勾勾的盯着二月红。

“那么,听戏?”二月红不耐的敲着桌子,眼睛盯着眼前的人。


事情过了这么久,二月红讶异于张启山还能找到他,然而看见他的眼神,又马上了解是怎么回事。

“为什么要去找阿四?”他又问。

“你不是要唱戏吗?”张启山问,眼中流露出了的不一样的期待。“待会,我还会在这。”


一曲终了,二月红回到后台。

这里的后台设计的很巧妙,看起来藏在木质屏风后面,但是外头看不进来,里头却能把外头看的一清二楚,而且这里的后台是越架越高,大厅里来听戏的人不管是二楼或是一楼的都能够确认。

“张启山......他又回来做什么?”


张启山自己也没几分把握二月红会来,他没有想到在二月红心里,陈皮阿四其实占了有些多的分量。

纵然知道那只是对徒儿的关心,张启山还是不平。


“二爷。”张副官依然是那副模样,他们也都没有老没有变,不知道是因为什么......

二月红摇头,ㄚ头死后他就很少跨越那条线,不过......

若是不得已,二月红愿意放手一搏。


他能念想那段时光的人,就剩阿四。

而且,他是他的徒儿。

就算逐出师门,他也还是关心他。


“佛爷”二月红行了一个揖。

“二爷就......别客气了。“招呼着二月红坐下,张启山眼睛闪了一道光,没去细看,没人知道那是什么。


“恩......”张启山看了一眼二月红,欲言又止。

“说吧,佛爷。”二月红再度提醒了张启山,他是戏子,他一定很熟悉演技。

知道装不过,张启山的眼睛毫不掩饰欲望:“我喜欢你。”


二月红不是第一次知道。

他抬眸看着眼前的人,嘴巴里轻飘飘的吐出一句:“是你害死ㄚ头的。“


张启山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是戾气,和欲望。


二月红看见那抹眼神,心烦意乱了起来。

从耳根开始红起,蔓延至脖子。

“够了。”二月红制止他继续话题,“我想知道的是阿四在哪里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张启山回答。

这不是赌气,他是真的不知道。


陈皮阿四心狠手辣,行踪诡秘,他也无从找起。

是他自己来找他的。

“......不知道......我想也是。”二月红轻声说着,眼神飘忽。他是想起了那段一切都还好好的岁月。张启山知道。


“那么,二月红......就此告辞。”二月红立刻站起身来,张启山也准备好了慢慢耗的时间,两人都不急。


接下来的几个月,张启山天天来园里报到,不过两个人没见过几次面。


二月红今儿个说不出来的惆怅。

他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绝美不自己,恍惚间听见了ㄚ头的呼唤。

“二爷最好看了。”她轻柔的笑着,岁月静好。


突然有人从后面搂住他,一回神眼角湿润,终究还是没哭。“张启山。”

不用猜就知道是谁,张启山眼眸暗了几分。


“二爷。”张启山唤。

“......”

“跟了我吧。”他在他耳边说,轻轻的像一阵风的感觉。

二月红耳朵烫。

他只是不知道怎么知道怎么面对他。


太可怕了!

二月红看着自己,叹了口气。

他微不可闻的点了头。

评论
热度(23)
©柚子酒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