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新較慢。
還是會繼續更新請放心♥

請不要轉載,請不要轉載!
除了點文和賀文之外請不要轉載!



這裡是改了名的鯨井
可以叫我阿井///
坑多少填。爬牆容易。

世界上最好的人是我CP
愛他<3!!!

收起个人介绍
   

【喻叶】默契

*总觉得,他们两个非常适合这首歌

*还是没写出这首歌真正给我的感觉



"啪。"

一个单音,唤回叶修的神智。客厅里空无一人。

习惯是一件可怕的事,叶修深深领会这一点。就像他以为会有人突然揽上他的腰,轻轻地在耳边唤他叶修,或是对他露出一个微笑,浅浅的,就像他们之间淡淡的暖意。

靠在玄关上,慢慢滑下墙壁。白色的墙壁,叶修嫌墙壁太过空白,喻文州说要把墙壁贴满照片,刚好当个背景,不要太在意。他坐在他的怀里看着他的轮廓,点头。现在看来,当初想的实在太过天真。

刚刚他在超市买的东西装在袋子里,袋子里的食材露出,叶修突然想起他又买了两分食材。稍微失了神,叶修从地板起身,捡起白色的袋子。





"好咸。"喻文州伸出舌头前端,眉头微皱心里诽腹。舔了舔有点干燥的嘴唇,端起桌上的玻璃杯却没有喝。指尖沿着杯缘画了个圈,他发现他的动作后微微愣住,苦笑着,他已经被叶修传染了吗?

"好吃吗?"做菜的人问,喻文州抬眸看着眼前的女人。

他好吗?

眼前的人有跟他一样的双眼,却少了点独立和狡黠,和他相似的气息,却没有烟草给他的安定感。她到底哪里像他?

"好吃。"微笑着,唇间露出说谎的漫不经心,女人却没有发现。

如果是叶修,一定会发现吧。



喻文州点起一根烟,没放进嘴里。

他不是不会抽烟,也不觉得烟让他厌烦,反而他觉得烟未能让他安定。他只闻不抽,想像自己身侧有人叼着烟对他露出笑容,虽然漫不经心,但是嘴检眼角,都是喜悦。

无法忽视,连忘记也无法忘记,只要闭眼,就会浮起他的音容笑貌,他们那栋公寓下的车水马龙,20楼,够让他们欣赏人间烟火。天上没有星星,他的眼睛却布满星星。

空气晕开了光线,冉冉的细烟和他在的时候一样,都是淡淡的。






从厨房走出来,差一点喊出他朝思暮想的名字。脚步一顿,什么东西在他脚边动。低下头,是杯子。喻文州习惯用的杯子。

叶修踢开脚边的东西,端了盘义大利面,放上餐桌的时候,视线依然飘向了对面的椅子。餐桌上方的灯是黄色的,晕开丝丝香气,还有冷冷的空气。餐点是热的,体温是热的,他却觉得有点冷。

放下举到嘴边的叉子,叶修推开椅子。

窗帘颜色没变,是喻文州喜欢的颜色。轻轻飘动的时候,带点凉薄的感觉,阳光很轻易地就能够透入,冷意也是。窗外的景色并没有因为它不在而改变。一样高的地方,一样冷,底下的人间离他一样远。没有人气,剩下冰冷的风依然还在。

红色的火只出现了一下,很快便不见。

吐出一口烟草气息,叶修微微的笑着,笑意却达不到冰冷的眼中。 "好冷。"他说着,但没有人替他穿上外套,跟他说身子虚,要注意保暖。

触眼可即,都是回忆。


蓝色的沙发,他们会在那里读书。

黄色的地毯,他们曾嫌弃那幼稚的颜色。

木制的桌子,黄色的灯。



他们尽量让彼此舒适点,让这里充满温暖的颜色。








他们的吵架很平淡,没有大声地争吵,没有用力的推挤,更没有冷战。

他们感觉到不对劲,无法维持平衡的时候,他们一起提了分手。





他们个性很相近。不是心有灵犀,只是他们都很明白对方要的是什么。不用提就能明白,是因为他们要的东西都一样。不是好懂,不是习惯,而是了解。跟对方相处,就像是另外一个自己,空气很安静,他们也很安静,视线不经意的擦过,火花,或是笑意。






连这种事也那么默契,喻文州笑着。

谁都没有不舍,断得很干净。连一滴泪都没有流过。



分开是他们最后的默契。两人在不同的城市里,同时低下头。




上班,下班,晚餐,早餐,世界维持着一样的秩序,没有因为他们分开而悲恸过,或是改变齿轮转动的速度。该相遇的,还是相遇了。

微微驻足,两人看着对方。街上人来人往,他们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。喻文州身边的女子不知道在说什么,他时不时低头笑着附和。叶修身后是拉着他兴匆匆的陈果,看见他停下脚步,她好奇地看了一眼叶修。

撇开视线,叶修与喻文州只是擦肩而过。




陌生也是一种默契。

他们的眼角都红了,却还是没有流下任何情绪。

评论(6)
热度(50)
©鯨井 | Powered by LOFTER